百博控价 - 电商控价专业品牌 · 捍卫品牌权益
全国统一客服热线:0571-58239887
维密香水打假案告破
行业资讯2018-10-11 09:57:59

6200476266940785142.jpg

犯罪嫌疑人在指认生产假香水的现场

6709228983248611906.jpg

用自来水和香精勾兑出的假维密香水

因为一批藏身在集装箱货柜底部的假香水,警方顺藤摸瓜挖出了一条特大跨国制假售假链条。经境外知假买假者提供样品并下订单,国内小作坊生产的“95%的自来水与5%的香精、酒精、颜料搅拌而成的混合物”,摇身一变,成了国际知名品牌“VICTORIA'S SECRET”香水(维多利亚的秘密香水,以下简称维密香水),身价也从几块钱飙升到100多元。

近日,浙江义乌市公安局经侦分局在阿里巴巴打假特战队协助下,破获一起案值超千万的特大跨国制售假香水案,初步估计案值达1000余万元,已有六人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,一人被依法批捕,案件进入审查起诉阶段。

集装箱底层的“维密”

这批香水原本是要被发往智利。2017年9月28日,浙江金华海关在开箱查验一个目的地为智利的集装箱货柜时,在货柜最下面的一个角落发现了3立方米的维密香水。经核查,这些香水均系没有授权的假冒产品。在对涉案货物及人员依法进行处理后,金华海关将此案移交给了义乌市公安局。今年1月9日,义乌市公安局经侦分局对此案立案侦查。

义务警方选择先从参与运输该货柜的某货运代理公司老板章杰(化名)及其员工王海(化名)入手。面对警方询问,两人都一口咬定:这些假香水都是智利人卢卡斯采购的,与自己无关。

这一说法,与海关报关单上的信息一致。但今年2月27日,卢卡斯从境外返回中国后,却向警方提供了另一番解释。卢卡斯坚称自己是无辜的,并再三强调,他没有采购过警方出示的货物。卢卡斯说,警方出示的报关单用的是自己的旧护照号码,但在此之前,自己就因为办签证的页面已经用完而换了一本新护照,旧护照早已被收走。他认为有人冒用了他的身份。

真假“采购人”

警方于是再次找到章杰,面对卢卡斯的证言,章杰最终承认,这个货柜实际采购人并不是卢卡斯,而是某翔公司的客户。

经查,章杰名下的货代公司并不是该货柜最早的经手公司,甚至也不是最后一家。早在他们之前,货物已经辗转多家外贸、货代、报关公司。2017年9月28日,公司操作员王海接到通知,称海关查验发现货柜里有侵权货物。经过层层反馈信息,王海和章杰得知,这批货确实就是侵权产品。但其上一家公司称,客户不愿意出面。为了不失去这个大客户,章杰指使王海和自己一起指认卢卡斯为采购人。为此,王海还专门通知后面的公司找人做笔录。

不久,章杰因涉嫌伪证罪被警方刑事拘留,王海也在3月22日自首,同被刑事拘留。通过章杰供述的某翔公司,警方顺藤摸瓜找到了翻译刘晶(化名),进而又找到了卖家吴霞(化名)。

吴霞供述,2017年7月份的一天,一名身材稍胖、大概四五十岁的外国人在刘晶的陪同下,来到自己位于义乌的店铺看货。据介绍,外国老板名叫路易斯。几天后,刘晶带着一张单子再次找到了自己,上面是路易斯手写的几种维密香水香型,说是要订购。

至此,这批香水背后的真正采购人才浮出水面。

层层提成的售假利益链

警方调查发现,2015年前后路易斯和刘晶所在的某恩外贸公司就开始了合作。从吴霞店里看完货没几天,路易斯就手写了九种自己想要的维密香水香型,请刘晶代为下单。订货时,除了香水香型,他们还提供了一份电子版的订货明细,里面专门附上了样品照片。双方签订的订货合同显示,路易斯所订购的产品是一批“VS喷雾”(维密香水),共100件,每件48瓶,每瓶8元。

由于自家店铺内并没有路易斯指定的这九种香型香水,接单后吴霞又联系了别人帮忙。据吴霞供述,陈鑫是自己的老同事,以前也在日化公司上班。接到路易斯的订单后,她就联系了陈鑫,问及能不能做出路易斯点名要买的香水时,陈鑫回复说可以。

8月25日,陈鑫如约交货,但或许是因为“生产”能力有限,陈鑫只交了85件香水,且香型不全。点货后,吴霞将这批货物送到了刘晶订单中指定的仓库。扣除提成后,刘晶按每瓶7.7元支付给吴霞,而吴霞则以7.2元每瓶的价格和陈鑫结算。

自来水、香精勾兑的假香水

2018年4月3日及4月16日,陈鑫妻子及其本人先后归案。他们和吴霞相识于2005年前后,彼时吴霞、陈鑫夫妇都在一家日化公司工作。2017年3月,陈鑫夫妇在金华下辖的东阳市租了一间房子,用于加工洗手液、香水等日化产品。

他们交代,接到路易斯的订货需求后,他们就开始按要求生产假维密香水。其生产的香水其实是用95%的自来水与5%的香精、酒精、颜料搅拌而成。外包装则另有他人负责。

5月28日,义务警方将包装材料供应商抓获,其交代,陈鑫都是直接将收到的照片发给他,再由他按照片印制维密侵权商标。

这些假香水经吴霞之手,被转交给刘晶所在的某恩外贸公司。公司在收到香水后,又联系了专门的货运代理公司。后这批货物又转手了五家外贸、报关、货代公司,最终使用了智利人卢卡斯的护照作采购人报关。事实上,除了这批假香水,同一货柜中还有路易斯在中国境内购买的大批眼影、腮红、湿纸巾,所有货物一共28立方米。2017年9月27日,这些货物被统一装进一个集装箱内,3立方米假冒的维密香水被放在了最下面的一个角落。如果不是在开箱查验时被海关查出,这些货物连带85件假香水可能已经销往海外。

查扣假香水、润肤产品近6000支

义乌市公安局经侦分局知识产权大队大队长朱伟兵介绍,基于警企合作机制,在阿里巴巴打假特战队协助下,义乌警方历时近五个月,终于端掉了整条假香水产销链。其中捣毁大型生产窝点两处、销售经营场所五处、仓储窝点三处,查扣假香水、润肤产品近6000支、半成品3.29万个、侵权维密品牌标识42.6万个、成套生产线一条、各类生产设备十余台、生产原料20余桶。结合吴霞、陈鑫生产销售侵权产品的记录,以及查到的现货,按照市场价值计算,初步估计案值达1000余万元。

目前,这起特大跨国制售假维密香水案已经成功告破,六人被义乌警方采取刑事强制措施,一人被依法批捕,案件进入审查起诉阶段。下一步,警方将向有关国家发出协查通报,继续深挖知假买假的国外买家,案件仍在进一步工作中。

新闻来源:人民网 

→返回首页←

客服QQ:1225902290
热线:0571-58239887
专业在线咨询